天讼讲堂

第六期

所属分类:天讼讲堂发布时间:2021-08-19

2016年6月5日,由浙江天讼、厚启、海泰、诚鼎、海州五家律师事务所联合举办,天讼所承办的《刑事案件中鉴定意见的有效突破》沙龙活动圆满成功。参加本次沙龙的人员包括公安机关等相关部门的领导、“刑辩四方馆”的发起单位,以及来自台州、杭州、宁波、温州、嘉兴、金华、绍兴等地的律师共200余人。

卢华富律师:(浙江天讼所主任、省律协刑委会秘书长、台州律协刑委会主任)

卢律师作主持发言,先是对近50位台州外的律师同行表示热烈欢迎,然后介绍了“刑辩四方馆”的前世今生。本次活动原本是纯粹作为“天讼讲堂”第6期的内容,因为大家都觉得活动主题非常有交流价值,经过商讨,由浙江厚启、海泰、诚鼎、海州、天讼五家律师事务所作为发起人,正式成立“刑辩四方馆”,面向全国律所和律师同行,每个季度举办一期,并结合新加入的律所及承办律所的情况,确定主题,巡回活动,共研刑辩业务。

梁丰处长:(台州市司法局律管处处长)

梁处长先是代表了台州律协对各地朋友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和真挚的感谢,随后从创新、协调等五大理念着手,充分肯定了“刑辩四方馆”的成立意义,表示通过这个平台能够提升律师的执业技能和服务质量,是一种正能量的展示。

崔宗书副局长:(椒江区司法局副局长)

崔局长作为天讼所的主管领导,就“天讼”两字作了对联:“上联:天地间正气在迎来四方律师联盟,下联:讼辩中是非明还原案件事实真相,横批:替天诉讼”,对本次活动和天讼所给予了肯定和高度的评价。

李呜杰律师:(浙江海州所主任)

李律师以《刑事案件中鉴定意见的审查与认定》为题,结合其自己多年的办案经验,与我们分享了他独到的见解:1.打官司就是打证据。在刑事案件中,打证据就是打鉴定将成为一种趋势。鉴定意见是案件定罪量刑的基础,由此可见有效突破鉴定意见的重要性;2.目前,对于鉴定意见的审查,更多的是一种形式审查,例如鉴定机构与鉴定人是否具备法定资质,是否在有效期内等等。然而,仅从形式上判断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在形式审查的基础上深入进行实质判断。毕竟在中国当下,许多鉴定机构和鉴定人虽然已经取得有关部门的执业许可证,但实际上不具备或者不完全具备实质条件;3.对鉴定资料、鉴定意见形式要件、鉴定程序、鉴定过程以及鉴定方法的审查内容和排除规则进行了深入地剖析。

庞艳霞老师:(台州学院讲师、台州阳光司法鉴定所鉴定人、精神病学硕士)

庞老师以《浅谈刑事法医精神病学的司法鉴定》为题,以其参与办理的“6.20南京宝马肇事案”、“2008. 7. 1上海杨佳袭警案”为例,向我们介绍了鉴定人员在鉴定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以及作为一名鉴定人对于精神病鉴定所思考的角度和评判的标准,解释“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以及《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相关规定等,让在座人员对精神病领域的鉴定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张晓华主任:(宁波区北仑委办公室副主任、原北仑区法院刑庭资深法官)

张主任先是结合其多年的法官经验,针对李鸣杰律师的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1.现场采样,只要警察没按规定是否要全排?其表示仅采样本身不合法可能尚未达到“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程度,全排有一定的狭隘性;2.缺少鉴定人签名是否会导致排除?其认为只要能进行合理解释、补正的还是可以采纳的,应该给对方一个解释的机会;3.关于鉴定意见签署前的告知程序。其认为,应该允许告知程序在法院过程中进行,避免司法资源的浪费与拖延。

蓝清律师:(浙江厚启所副主任,曾在公安机关任职十余年)

蓝律师演讲的题目为《刑事诉讼中伤情鉴定的质证方法》主要介绍了以下六大方面:1.能知古史,是谓道纪:从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面分析了司法鉴定的改革;2.伤情鉴定概述:从伤情鉴定的概念、范围、作用以及地位四个方面深入浅出地讲述了伤情鉴定。其还分析了鉴定范围易混淆的点,指出伤残鉴定应当围绕身体损伤程度进行分析论证,进而得出鉴定意见,不能证明创伤形成的原因,让我们对伤情鉴定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3.伤情鉴定的审查包括主体资格、文书格式、鉴定材料、程序方法以及其他情形的审查;4.质证的方法包括:辩护人直接发表、利用证据质证、申请鉴定人出庭以及申请专家证人出庭。其指出,在申请鉴定人出庭时,要写明鉴定意见中的疑问以及该疑问对案件的影响;5.质证的结果:根据司法解释第八十五条,明确规定了哪些情形要发回重审;6.质证的原则:(1).鉴定立场、(2)实事求是、(3).依法质证。

张晓华主任

张主任点评时也发表了自己看法:1.其认为伤残鉴定分为两类:a医学鉴定:击打和伤情之间是否具备因果关系;b.法医学鉴定:伤情明确后,构成的伤残等级程度。据此,我们可以发现,医学鉴定和法医学鉴定的内涵是有区别的;2.其指出证人分为两类:a.非意见证人:只对自己的所见所闻做客观的描述,而不能进行主观判断;b.意见证人:就专业问题发表自己的专业看法,进行主观判断;3.专家证人和专家辅助人的区别。 张主任点评时也发表了自己看法:1.其认为伤残鉴定分为两类:a医学鉴定:击打和伤情之间是否具备因果关系;b.法医学鉴定:伤情明确后,构成的伤残等级程度。据此,我们可以发现,医学鉴定和法医学鉴定的内涵是有区别的;2.其指出证人分为两类:a.非意见证人:只对自己的所见所闻做客观的描述,而不能进行主观判断;b.意见证人:就专业问题发表自己的专业看法,进行主观判断;3.专家证人和专家辅助人的区别。

马英杰处长:(台州市人大法工委立法处处长)

马处长就瑕疵鉴定意见的采信问题中鉴定人的签名问题指出,代签能否被采信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结合现实情况,放宽要求也未尝不可,但是有些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鉴定意见,我们就需要强制性地排除。例如: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必须要2人签字,故而存在弹性空间。另外,其指出行政机关掌握鉴定资源,只要出现行政机关参与,我们可以通过行政诉讼来打破现有证据局面,以法官的既判力来约束。针对马处长的讲话,张晓华主任表示以行政诉讼作为刑事案件的前置程序有一定的实用性。

邓楚开博士:(浙江厚启所副主任、浙工大副教授、行政法学博士、刑事法学博士后、曾在省级检察机关任职多年)

邓博士以《审计报告的审查和判断》为题发表演讲。其提出审计报告分为两类:1.会计师事务所根据委托所作的审计报告。在侦查阶段,企业委托作出的审计报告不属于书证。书证是案件过程中发生的,已进入侦查阶段不能作为书证;2.审计机关作出的审计报告。该审计报告不是鉴定意见,属于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是公文书。在民事诉讼中,公文书一般被推定为真实的,法院可以直接采信,但是在刑事诉讼中却没有相关规定。这主要是因为民事重形式,而刑事重实质。故而,公文书在刑事案件中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另外,邓主任根据《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指出,行政部门对非法集资的性质认定不是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进入刑事诉讼程序的必经程序,行政部门未对非法集资作出性质认定的,不影响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侦查、起诉和审判。张晓华主任表示审计报告、鉴定意见仅是意见,不具备当然效力,其只要具备证据资格就可以进入诉讼程序,但是其的证明效力有待商榷。

袁骁乐律师:(浙江诚鼎所律师,原温州中院刑庭资深法官)

袁律师指出司法鉴定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司法鉴定具有科学性,这使得其具备的证明效力会更高;另一方面,法官对鉴定意见的依赖性,使得鉴定意见一旦被推翻,对辩护会起到很好的效果。另外,其指出“孤证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这句话,说明孤证也是证据,只是起不到认定事实的作用。

张友明律师:(浙江海泰所总所合伙人、省律协刑委会副主任,宁波刑委会主任)

张律师指出,法官作出判决是需要大多数人由不懂到懂的一个过程。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司法与科学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科学介入司法。作为一个优秀的律师,我们要不浪费自己的生活,还要借鉴别人的生活。

钱一一律师:(浙江咏墨所主任)

钱律师以《一个概念改变了命运》为题,从潘某某违法放贷、非法出具金融票证案件展开阐述。检方认为:被告人潘某某违反银行规定,以某农村信用社为名义为某企业提供担保,后因企业未偿还借款,信用社承担连带责任。控方起诉认为,被告人潘某某违反规定为他人出具保函构成犯罪,其作为本案辩护人最终如何使潘某某以“法无明文不为罪”而宣告无罪?首先,钱律师先给大家提出两个问题:一、违法出具保函是否成立?二、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罪的定性是否成立?接着,钱律师分析了何为保函,接着阐述保函形式上需要银行出具,并且保函在用途上以及如何生效等方面都有严格的限制。而保证合同则广泛用于各类经贸金融活动,显然保证合同并不简单等同于保函。本案信用社的担保是因债权人的要求而为,本身就不符合保函的程式要求,其中的担保条款既未构成出具保函的前提条件,也不存在客观上已经出具保函的事实。随后,钱律师阐述了自己对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罪的理解,分析得出虽然保函具有担保性质,但担保条款绝非保函。并阐明了信用社的性质,虽然其从事的业务大都是银行业务,但并非完全意义上的银行,因此也没有资格出具保函。所以,钱律师认为潘某某的行为不构成出具金融票证罪。最终法院采纳钱律师的辩护观点,宣告被告人潘某某无罪。钱律师经办的潘某某案件,基于对金融法条件下的保函概念的正确理解,影响了刑事案件的走向与结论,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其刑辩效果当为“三两拨千金”。

余雄杰律师:(浙江时间所律师)

余律师表示其虽然不是刑事律师,但是通过其经办过的民事案件发现了鉴定意见存在的纰漏,表示律师可从此入手推翻鉴定意见。

朱艇律师:(浙江天讼所副主任、台州律协刑委会秘书长)

朱律师通过其经办的案例和大家交流、分享了他对鉴定意见的一些想法和认识。首先,朱律师认为鉴定意见的有效突破核心在于对鉴定意见进行实质审查。但现实中在辩护律师提起申请调取相关实质审查材料时,有关部门往往不予理睬。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没有米,怎么做好鉴定意见这顿饭?接着,朱律师举了一个贩卖毒品2公斤的鉴定意见,从形式上看,似乎不存在任何问题。朱律师也申请调取该鉴定机关的计量认证,但近一年时间里无论公诉机关还是法院均不予调取。无奈之下,其只能借助网互联工具,发现可以通过浙江省质量监督管理局查询到所有鉴定机关的计量认证,在下载查阅后,发现该案的鉴定机关使用的方法错误,鉴定人员不具有鉴定资质,就此打掉了该份鉴定意见。随后,朱律师又举了一个红珊瑚鉴定的案子,从鉴定意见仅有一人签字,鉴定机关不具有鉴定资质,所盖单位印章属于管理部门并非实务科研部门,所使用的方法不当为角度,认为这份红珊瑚的鉴定报告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使用。法院虽然予以采纳,但仍作为检验报告予以采信,但只在量刑上大幅度的降低。可见目前实务中,法院对于鉴定报告还是存在盲目的迷信,鉴定意见要想在现实中有所突破仍困难重重。

齐华修处长:(台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政策法规处处长、公职律师)

齐处长先从三个案例阐述了鉴定意见对一个案件的重大影响。第一个案例是在其担任刑事法官期间发生的,因发现被害人有陈旧性骨折问题,进行了重新鉴定,因而最终判决被告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第二案例是其在质监局任职期间的行政案件中发现一家鉴定机构里无资质的鉴定人员冒充有资质的鉴定人员进行签名,作出的鉴定意见直接被确认无效的案例。第三个案例是一个民事纠纷,因鉴定机构引用的标准失效,以及在鉴定资料不完整的情形作出了推测性的鉴定意见,该鉴定意见应当不予采纳。其认为,我们面对专业、复杂的鉴定意见时,可以采用曲线救国方式,将功夫用在辩护之外,从而达到有效辩护的目的。比如每个鉴定机构都是由国家行政机关许可的,那么有许可就应该有监督。如果律师发现鉴定意见有问题的情形下,可以通过要求行政机关监督的方式,或启动行政诉讼方式,来达到否认一份鉴定意见的目的。

王晓辉律师:(浙江金道所刑事部主任、杭州律协刑委会主任)

王律师首先就“四方馆”的成立表示了自己的祝贺。其指出人的认识能力具有有限性,故而即使是依照科学规则而作的鉴定意见也可能具备局限性。在鉴定意见中,有时甚至出现委托鉴定时间在鉴定结果出来之后的情况。然而,我们仅仅依据形式想要说服法官推翻鉴定意见,有时可能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例如法官会以形式瑕疵可补正的“借口”驳回,因此我们需要从实体角度来说服。那如何从实体角度说服?王主任从三个方面给出建议:1.自己要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对这方面有深入研究;2.自己要善于查询,通过网络或者其他途径获得有用信息;3.请专家指导自己。

吴永能律师:(浙江杭天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

吴律师将自己攥写的《法援西行漫记》赠送给此次活动的每一位参与者,并对书籍进行了签名。在活动的最后吴主任也对此次“四方馆”活动予以高度肯定。

胡瑞江律师:(浙江厚启所主任、原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

下午的活动主要由胡律师主持,胡律师用自己过硬的专业能力和幽默搞笑的主持风格,赢得现场陈陈掌声。

本次活动给在场人员最大的感受就是烧脑,一时无法消化,意犹未尽。